日本麻将游戏|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新聞中心

新能源汽車受地方保護掣肘:業內呼吁公平競爭

2016-06-21 13:06:12

一直以來,建設新能源汽車公平競爭和統一市場是國家政府最核心的研究課題。年初,由于“新能源汽車騙補”一事被社會熱炒,沖淡了對地方保護的關注。

201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在政府的大力推動和行業的積極努力下,市場迅速擴大,取得了全球第一的好成績,地方政府也功不可沒。但隨著新能源汽車推廣規模的擴大,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的需求與地方政府割據一方、阻礙統一市場建立的現狀形成了巨大反差。2016年,這一現象更為嚴重。

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過于分散,新能源制造企業數量多,水平參差不齊。具體來看,去年我國新能源汽車共銷售30多萬銷量,乘用車20萬多,至少有19家企業參與競爭;商用車領域12萬多的銷量,僅客車企業就有10家以上。

這意味著,去年30多萬輛的新能源汽車總量至少被40多家企業分割,按照這樣的發展趨勢,未來很難與日產、特斯拉、大眾、寶馬等國際電動車巨頭抗衡。

6月5日,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組織召開了以“公平競爭與統一市場”為主題的電動汽車熱點問題系列研會,尋求破解地方保護問題的辦法。

“未來補貼取消以后,我們還能不能形成具有競爭力的優勢企業?如果每家企業的銷量都是五千臺、一萬臺怎么能有國際競爭力?”與會專家提出這樣的疑問。

未來5-10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從政府主導向市場主導的轉型期,也是關鍵的培育期。這一時期,地方保護的危害更加嚴重,直接影響我們國家新能源汽車發展戰略目標能否達成。

“未來5年應該優勝劣汰,讓少數有實力的企業脫穎而出,形成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時期。但是現在由于地補的千差萬別,給落后企業一個保護傘。5年補貼期過了以后,表面上市場增長,實際上優勢企業沒有培育起來,與國際巨頭的差距加大,我國在新能源市場上的核心競爭力無法形成。”上述專家表示,從這個角度看地方保護的危害是顯而易見的。

70%地方市場外埠車難進入

從根源上講,地方稅收實際上是地方保護的根本問題。中央政府財政補貼加地方政府配套補貼,是我國實施的新能源汽車鼓勵政策的顯著特點,這一政策有力推動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快速發展,同時也激發了地方政府肥水不流外人田、盡可能將兩項補貼都留在本地的欲望。

有數據顯示,地方保護直接導致70%的地方市場外地新能源汽車難以進入。

其中,地方保護主要有以下幾種形式:一是強制要求外地企業在本地設廠并建立法人單位,美其名曰“投資換市場”。有的地方政府雖然沒有明確要求外地企業在當地設廠,但要求必須配套采購一定比例的本地零部件。

“中央拿走了汽車稅賦的72%,剩下的四分之一被地方政府收取。地方政府爭相招商引資,尤其是對合資企業比自主企業開的條件更好,因為合資企業更容易上量,更容易給當地政府提供產值。” 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劉宗巍表示。

二是各地出臺的政策都是適合本地企業特點的補貼標準及技術標準,這些標準多與國家標準不一致,給外地企業造成極大困惑,導致企業在制定戰略決策和技術路線上無法有明確目標。

“全國有88個新能源汽車推廣試點城市,企業要制定88套不同的推廣政策。” 有企業代表抱怨稱,企業介入到每一個城市推廣新能源汽車都要研究當地政策,特別是補貼政策,這給企業帶來很大壓力。

三是出臺不公平的地方非補貼性政策。除利用財政補貼政策外,各地方政府亦多有非補貼政策,優惠本地企業,限制外地企業。如有的地方將本地不能生產的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排除在地方新能源汽車名錄之外,有的地方則以油箱容積大小確定對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的補貼額度,以有利于本地產的小型車。

“每家企業似乎都是得利方,但更是受害者,最終的結果則是全體受害、惡性循環。”與會嘉賓強調。

地方保護短期來看讓企業嘗到甜頭,但長期來看,無異于飲鴆止渴。

中國自加入WTO以來,強調的是平衡統一,講究公平、平等、開放,但是新能源汽車恰恰違背了這個原則。市場本應起到優勝劣汰的作用,但是現在落后的一方可以從當地拿到高額的補貼,甚至限制外來競爭者的補貼,阻礙了市場的健康發展。

另外,地方保護嚴重阻礙了新能源汽車的發展,不利于產業的持續發展。地方保護主義破壞市場發展,導致市場調節作用失衡。

補貼的最終目的是給企業壓縮成本的機會和時間,使企業在失去補貼的扶持下可以完全獨立生存,而地方保護卻使得當地企業失去市場競爭環境,成為溫室花朵。

由于地方政府對補貼機制、技術路線進行各種限制,導致外地企業走了很多彎路,無法堅定技術路線。技術應該由市場選擇,但目前情況是企業做出產品,當地政府給它套上相應的規則,違背了技術多樣性原則,技術的創新也會受到限制。

同時,地方保護影響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在國際上實現“彎道超車”。一旦取消補貼,國外新能源汽車進入我國市場,失去政府保護的我國新能源汽車在技術上恐怕會落后。

而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地方保護主義破壞了消費者的選擇權,自由選擇新能源汽車的空間收窄。

地方保護如何破?

當前,地方保護成為新能源汽車推廣最大的絆腳石,是產業發展的一大挑戰,亟需破除。

雖然現階段已經破除地方目錄,但從根源角度來講,地方保護依然防不住。而目前,新能源汽車推廣已經進入了政府的角色轉換期,政府需要做好頂層設計,加快財稅改革,來破除地方保護。

在現階段,政府應站在國家戰略的高度來謀求新能源汽車可持續發展,制定好的政策不要隨意更改,要有持續性和穩定性。而且政策制定要抓主流,不應陷入到某一個具體的細節當中,細節應該讓由市場和消費者來決定。

如果政策不穩定,地方政策總是“打補丁”,對企業發展非常不利。例如前不久上海對油箱大小以及對技術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導致很多企業準備不足,因產品無法達到新要求,很多企業不再生產新產品甚至出現大量減產。

“北京前四五個月申請牌照的數目特別大,但是在上海基本沒有車輛上牌。”一位與會嘉賓表示,這就是“打補丁”的政策變動影響了市場。

專家建議,從產生地方保護的根源來看,應積極加快推進財稅制度改革,基本原則是平衡財權和事權,如果讓地方治理汽車社會的問題,又不給提供充足的資金,是不可取的。通過稅收政策調節的基本的原則是堅持稅收取之于車,用之于車。使用環節的稅應高于生產環節。

此外,政策制定的過程也要開放、透明,堅持民主、公開的原則。要堅持長期持續市場第一,打通使用環節為重的原則。

“對我們企業來講,在這樣公平競爭、透明的環境下,我們就可以大膽地做戰略決策、戰略加減法,可以做三年規劃、五年規劃。可以投入更多的資金做技術改造,特別是在互聯網新的技術、智能化、物聯網化這些方面的技術改進與應用,使我們的產品更有技術含量和市場的競爭力。”知豆汽車負責人在會上表示。

還有專家建議,取消地方目錄及地方補貼,或限定在國家補貼的一定額度內。同時,更多的嘉賓強調國家補貼需一補到位,甚至直接補貼到用戶端,同時加大建設基礎設施的力度。

一位來自充電樁企業的代表表示:“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建立一個機制,讓市場把刻意打價格戰、投機,以及從中攪局的不良企業清除出去,讓真正能做事的、想做事的能夠走得更長遠一點。”

會上,來自企業的嘉賓多次強調,地方和中央的政策不配套,沒有形成遙相呼應的作用。地方板塊錯綜復雜,給企業造成了很大的困惑,希望穩定的政策可以為企業提供一個更長遠的發展路徑圖。“未來新能源汽車不再是產品本身的競爭,而是整個生態鏈的競爭。我們要參與國際競爭,就一定要把整個生態鏈建設好,而不是停留在某一個產品上的競爭。”一位新能源汽車制造企業代表表示。所以,構建公平競爭與市場統一環境,是整個產業能夠良性發展的基礎,也是基本需求。只有構建公平競爭與統一市場的環境,中國的新能源汽車才能夠實現飛躍式的發展。

日本麻将游戏 山东时时彩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 微信群pk10精准高手计划 天天捕鱼电玩版攻略 重庆时时51计划 自由幻想能不能赚钱 体球即时比分网手机版 刷流量收藏赚钱 内蒙古11选5 麻将app排行 AG夏日营地开奖官网 qq欢乐麻将app单机版改金币 时时彩五星胆计划人工 注册转赚钱吗 福建快3中奖规则 500万彩票网比分直播